fbb1

29歲的遼寧女士於瀅,從英國碩士歸來,2015719日在上海華美醫療美容醫院進行削骨手術,術後流血不止而陷入昏迷。經過轉診送至上海第九人民醫院重症監護室搶救後,於瀅被診斷為繼發性癲癇。

於瀅的母親張曉梅告訴記者,於瀅曾在英國留學5年,取得碩士學位後,回國後在北京一間外商工作。2015年於瀅透過通訊軟體微信,與上海華美醫療美容醫院取得聯繫後,以上海找同學的理由,一個人離開了北京。從719日開始,於瀅的男友和張曉梅都聯繫不到她,直到721日下午530分,張曉梅接到了自稱是上海市第九人民醫院行政人員劉女士的電話(實為華美醫院工作人員),表示她的女兒在上海第九人民醫院生命垂危,急需監護人簽字,才能進行下一步的治療。一開始,張曉梅還以為是詐騙電話,經過多方證實後,當天張曉梅就坐飛機從遼寧趕到了上海。直至上海九院看到病床上的昏迷不醒的女兒後,張曉梅驚呆了。

張曉梅出示華美醫院入院記錄顯示,7191230分,於瀅至上海華美醫院,向醫生表示不滿意自己的臉部輪廓已經十多年了。從紀綠來看,於瀅似乎對整型手術有些著迷,她做過雙眼皮手術及隆鼻手術,一年前曾在北京做過下頜角縮小術,只是她仍然不滿意術後的下頜角,至華美醫院要求改善。於瀅回憶說,醫生在查看了她的臉部後,當場讓她刷卡交清費用,立刻可以進行手術。從於瀅家屬提供的收費單據顯示,治療總費用為52870人民幣,其中包含手術費為46800人民幣,麻醉費為4220人民幣。於是,於瀅立刻被推進了手術室。醫生記錄顯示,當天於瀅在全身麻醉狀態下,接受了“外板去除術+頦成形術”,記錄稱手術順利,手術中出血少。但是,於瀅在當天1630分被送進病房。1635分,醫生發現她的左側下頜緣下方腫脹,又把她推回手術室進行探查。在打開切口縫線後,發現有較大積血和已經凝結的血塊。由於手術處不斷有滲血出現,於瀅的血壓迅速下降。華美醫院的記錄顯示,由於醫院沒有備血,搶救設施有限,在得到於瀅同意後,把她轉診入第九人民醫院繼續治療。當天1850分,急救車趕到,醫院紀錄上稱患者意識清楚,又稱患者在救護車上使用了呼吸機。而上海九院入院記錄則稱,於瀅“頦整形術後昏迷”,外院遂行氣管插管等搶救措施,具體缺氧時間及用藥不詳細,九院在當天就開出了病危通知書。

手術後,張曉梅取得於瀅的手機,於瀅是透過手機微信與華美醫院聯絡的,但現在所有內容都被清空,已經不見了。張曉梅說,我的孩子從沒有癲癇,醫生告訴我,癲癇的可能原因與手術後的失血腦部缺氧有關,最讓張曉梅無法接受的是,於瀅曾是一名癌症患者,她認為醫生為了賺錢,不顧於瀅的狀況就為她手術。

至今,於瀅生活仍然不能自理,不但精神狀態差,說話吐字不清,一次只能說一兩個字或幾個字,無法說完整的句子。“她走路需要攙扶,自己不能躲避障礙物,吃飯完全靠家人喂,一碗飯要吃一個多小時,喝水只能用吸管,穿衣、洗澡、洗臉刷牙都無法自理。”張曉梅說,從2016年起,華美醫院就不再支付於瀅的治療費用,並提出10萬元賠償金。而醫院醫生告訴她,於瀅需要長期治療,能夠恢復到什麼程度尚不明確。此後,家屬多次與華美醫院談判,醫院願意給予一些補償,家屬索賠500萬元人民幣,始終未達成一致。醫院表示可以走法律途徑。最後通過華美醫院值班工作人員轉達的方式輾轉聯繫到魏長生。對於整形手術為何會出現大出血,導致於瀅癲癇發作,魏長生表示,因為每個人的體質凝血機制都不一樣。

 

而張曉梅則向記者表示,她之所以提出500萬元,是希望帶女兒到美國專門治療癲癇的機構去做長期治療,“我不是為了錢,就是給1000萬,也沒人願意自家孩子變成這樣。”

整形醫美特搜  

創作者介紹

整形醫美特搜 PlasticDazenking

整形醫美特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